思远道

【黑喵】还好岁月足够长 壹

推荐BGM:陪你度过漫长岁月——陈奕迅

作为一个苦命的乙方,我已经在座位上盯着空咖啡杯半个小时了,可对面的甲方姐姐除了看到我工牌微微惊诧了一下之外,眼睛就好像长在了设计图上。

放在旁人身上略显滑稽的八字眉配上一张冰块脸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正我是很难受。

在第四次看到微信对话框出现“怎么样了”的字样时,我摇摇头赶走脑海中光头总监的形象,小心翼翼地问道:“袁小姐,您还满意吗?”“嗯。”“那是不是能…”“我再看一下。”

好不容易欠起的身子在听到对方的回答后又瘫了回去,在脑海中回放了袁一琦比赛时的临危不乱镇静自若后,我排除了她年纪轻轻患上老年痴呆的可能性。

但是捧着一份反了的设计图纸看得聚精会神不是很匪夷所思吗?

“对方很敷衍,看样子没戏。”我一边偷瞄一边打下回复。

“开一家‘小黑与猫’主题猫咖”是已退役的电竞选手袁一琦三年前一次赛后采访被问及日后打算时,思考了三十秒后的回答,当时无论是队友还是提问的记者都被逗笑了。

这个问题其实只是为了凑字数的,尽管她回答的认真却也没几个人在意,毕竟电竞界正冉冉升起的新星凭借年龄和实力的优势怎么着不得再拿下几十个奖杯,即使退役也得是四五年后了。

但就在这场比赛结束后的第五天早上六点十四分,袁一琦宣布退出NGU战队,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仅两个小时后,袁一琦最新微博显示,她一纸诉状将老东家千极告上了法庭,微博文案是:为了我们。

她长期积累的影响力使事情的关注度提高至最大,原本不值一提的拖欠薪酬在有关部门介入后牵扯出了非法融资、偷税漏税、行贿、涉黑等内幕。

当天下午五点,千极宣布破产,数名高层锒铛入狱。下午七点沈氏宣布收购千极,将NGU战队更名为NGI,聘请袁一琦为教练,至此,这一出大战正式落幕。

风波平静后的某一天,这位风云人物找上了我们公司,在总监忐忑不安地请袁一琦落座后,她提出要设计一间猫咖。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被派来旁观她和设计图大眼瞪小眼。

与传闻中大义凛然果断出击的英雄形象不同,此刻的袁一琦简直是个干了坏事做贼心虚的小孩子,在她第十七次打算将手机倒扣在桌面上时,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袁小姐,你是在等什么人吗?”

袁一琦终于再次抬起头来,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开口:“作为赔礼,或许你想要听个故事吗?”

【黑喵】不作数

推荐BGM:不记年——妖言君

或许远近闻名的巨贾袁老爷最该感谢的人除却贤惠的夫人秦氏之外,还要加一个太傅独女,毕竟家里那个小霸王除了她梦瑶姐姐谁的话也不听。

要说这也是机缘巧合,若不是袁老爷梦中痛醒发现了袁一琦手中极其眼熟的一把胡子,他也不会一气之下将爱女赶出门外,外出游庙会的沈梦瑶也不会将袁一琦捡回家,袁老爷也自然不会知道这世上还有人治得了她。

不知是怎的,平日里袁一琦也不是没有受过父亲的叱骂,母亲的好言相劝更是听得耳朵起茧子,众人也说她袁一琦身上有刺,碰不得。可偏偏沈梦瑶什么也不说,只站在那一笑就能让那孩子收起顽劣的脾性。

包括沈梦瑶在内,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只道是一物降一物。其实袁一琦也摸不着头脑,暗地里埋怨自己的奇怪行径也不是一次两次。但一见到对方,她就只想着把刺收的紧一点,再紧一点。袁一琦害怕扎到沈梦瑶,怕她疼。

只是最近,袁一琦开始后悔当年慌不择路撞进沈梦瑶怀里的时候没有直接跑开而是定定地看着她。原因无他,沈梦瑶最初事事哄着让着顺着,现如今变得不再那么温柔,袁一琦年少时懵懂无知提的问题不知被她当成笑料说给多少人听。

“姐姐,我想吃梅子,可是它长的好高啊”
“你好好吃饭,等你长大了,一伸手就能摘一筐”
“姐姐,今天先生又说我榆木脑袋”
“你勤奋用功,等你长大了,先生就会夸你”
“姐姐,那些讨厌的男人是不是又来烦你了”
“你认真练武,等你长大了,就能打跑他们”

那时候的袁一琦满心想着赶紧长大,甚至梦里都是自己威风八面的样子,当然还要摘很多很多的梅子拿去和沈梦瑶煮酒。

现在的她恨不得封上沈梦瑶的嘴,“整天就知道傻笑,看以后哪个公子哥还愿意娶你”。心思缜密的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身边的沈梦瑶是是她数年来都未曾见过的严肃模样,嘴唇被抿得发白。

从小娇生惯养的袁一琦向来只有被人哄,何时哄过人?急得眉头紧蹙满头大汗也只是憋出一句:我开玩笑的,肯定有好多公子哥愿意娶你。

见了她这般模样,沈梦瑶饶是再大的气也消了大半。眼见沈梦瑶阴转晴,袁一琦开心的不得了,忙拉着她去院里打秋千,却未曾听见低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也是,袁一琦巴不得自己不再提往日孩童间可笑的自问自答,又怎么能记得那最后一个问题呢?

沈梦瑶十七岁那年,府里上下喜气洋洋,这氛围随着锣鼓声传遍京师的大街小巷,整个京城的人无不为太傅千金和将军长子喜结连理而喝彩,除了袁一琦。

沈梦瑶出嫁那天正值小雪,不过纷纷扬扬的雪掩不住一片醒目的红,喧闹的锣鼓让沈梦瑶听不到众人的道贺,也听不到西南角一句撕心裂肺的质问:
沈梦瑶,你骗我?

“姐姐,我没有长大是不是就不能娶你了?”
“你…你瞎说什么!”
“我娘说女孩子到了年纪就要嫁人,我比你还小两岁,你到了年纪岂不是和别人跑了?”
“……不会,姐姐等你。”

即使跳起来也够不到枝头的梅子
有在用功读书先生却对我愈发严苛
就算练好了武功也只能困在宅院里
不论我怎么努力
沈家的喜轿永远抬不进袁家的门

袁一琦长大了   

沈梦瑶去哪了